习习儿

[曦澄]绿枝

06

江澄架着三毒,拖着紫电冲进了金麟台“金凌,给我滚出来。”细眉轻皱,他江家难道真的要断子绝孙才好?

金凌小跑着冲了出来“哎呀,舅舅,你怎么来了。”他人还没跑到,却发现舅舅被仙子扑倒了,没眼看。哎呦我的天哪,舅舅脸都黑了。

仙子不知所以的舔着江澄脸庞。而金凌却看见舅舅身后的泽芜君虽然面带微笑,但是朔月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。江澄推开了仙子,黑着脸瞪着金凌。

“你是不是该好好给我交代一下你和蓝家那小子的事儿?”

“舅舅,今天的太阳好大啊,进屋说吧。” 江澄冷笑一声“看我不打断你的腿!”拿着紫电就冲了上来。

“舅舅冷静啊!!”

“阿澄冷静。”

“主母冷静!”

“汪汪啊呜~”(好像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啊。)

金凌拉着蓝思追就躲在蓝曦臣的身后“舅舅,正如你所看,我和蓝思追已经表明心意决定在一起了。”

“好啊你,你经过我同意了没?你母亲知道会怎么样你想过没?”

“舅舅,阿凌此生对母亲无任何印象,何来难过之说,我与蓝思追两心相仪,为何要拆散我们。而且,你与泽芜君也是在一起了,你两位宗主都可以经历磨难在一起,又何必为难我们呢。”

“主母,不知思追哪里不对,思追会改,我与阿凌之情无关性别,还请同意。” 蓝思追站了出来“呆子,快回来,这距离,舅舅一鞭子就可以把你打飞。”

江澄握着紫电得手也不住的发抖“阿澄……” 轻叹了一口气“罢了。”踏上三毒留给两位小辈一身紫色的身影。

07


“舅母,这是?”

“阿澄这是同意了,现还是让阿澄好生休息一会儿吧。”

金凌耐着面子不好高兴出来,若是没了这宗主之位,金凌怕是已经跳的三尺高了。

待蓝曦臣离去后,金凌望着牡丹花园,掩着眼睛。仰头而望星空。

“阿凌。”

“思追,若是此生你负我,我定会砍了你喂给仙子。”

“阿凌,此生不负你。”

今晚月色很美。

“阿澄,我未曾想过你竟会如此宽容他们。”

江澄带上一丝笑容“我又何曾忍心刁难他们,只是,阿姐去了,我不忍金家无子嗣,后又想,金家一大家族,怎会没有优秀后裔,便放了他,谁叫我给他做了个先例。”


蓝曦臣从身后搂住江澄,淡淡荷香飘进鼻孔,我错过了时光,还好,我抓住了你。

——END——


我的天哪,我更文了,我更文了,小宝贝们,对不起啊,说的点文我已经在码大纲了。

等我一起快活啊

[曦澄]绿枝

03

哗啦,大堆牛皮纸包着的糖从地上散落。晓星尘眸子中的光芒暗淡了下去。

“怎么会不见了?”

“晓道长,我认为我们给薛洋输送灵力之后,他便有了意识,待我们走后便恢复了身体,况且他和你有着一命之仇,肯定害怕你,所以才……”

“小师叔,薛洋刚刚恢复完身体,肯定跑不远的,你别着急,我们分头去找找。”

“有劳大家了,见到阿洋,千万别伤害了他。”

“师侄怎么会伤害师嫂呢。” 晓星尘望着外面如墨一般的夜空,不住的皱了皱眉头。


04

“该死的,居然跑了这么一点就没力气了,薛洋,你个庸种。”薛洋靠着大树坐了下来,看着自己恢复的小指,心中一阵酸甜苦辣。

“抽了我的灵力,却恢复了我的小指,晓星尘,你到底还是不肯放过我么。”抬头放眼望去一片星辰“真好看啊,晓星尘看得见多好?”说完这句话薛洋不住的愣了愣,嘴角一丝苦涩“啊,我放不下你,可是你却……”

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,却看见那一抹纯洁无暇的白。

薛洋顾不上什么,只朝着前方跑去“阿洋。”

听到声音的薛洋跑的更快,不行,我宁愿自己选择死亡,也不想让你亲自送我走。

没了灵力的薛洋怎么会跑得过晓星尘,没有迎来想象中冰冷的剑,而是一个火热的胸膛。

薛洋瞬间失了神“晓星尘。”

“阿洋,好久不见,我好想你。”

薛洋几年来一人的空守,一人的空等,一人的委屈瞬间涌了上来,心酸的一颗颗泪珠滚了出来。

“阿洋,我还想听你叫我道长。”

“道……长……”薛洋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来,可是莫名却心酸的要命,忍都忍不住。

“阿洋,对不起,如果早些放下,早些劝你回归正途,早些明白自己的心意,也不会让你苦等我几年。阿洋,剩下的日子,我们一起走好不好。”

腰间环绕着自己的手不住的发颤,身后火热的胸膛,都是他日思夜想的,真正到了这一刻,却又显的那么不真实。

“道长,道长,道长……”此时的薛洋哭的像个孩子。

真好,我爱的人他原来爱着我。

05

“哼,死给。”江澄不住的还住肩膀。

“呦呦呦呦,师妹儿,说的你好像不是一样的。哎,大哥,真为你感到悲伤。”蓝曦臣依旧一脸的微笑。

“成美也是个可怜人。” 听到可怜人的江澄望了过去“所以说,金光瑶怎么会在这里。”江澄一脸的懵逼。

“哎呀呀,江宗主,这不是成美好歹和我朋友一场,来看个戏,哦,不,捧个场也是好说的。”

“阿瑶,大哥呢?”

听到大哥这两个字的金光瑶明显的扶了扶腰,众人一脸的yoooo~

“二哥,我不知道。还有,江宗主,还是回去看看吧,我怕你再在外面,金凌那家伙就会跟着蓝家那小子跑了,我只是来个通知,好了我走了,别跟聂明玦说你们见过我。”金·一米七·光瑶迅速的逃走了。

“晚吟,冷静啊!别用紫电。”

“蓝曦臣,你家的猪为什么总是来拱我们江家的白菜,不行,我要去打断金凌的腿。”

“阿嚏。”

“阿凌,怎么了。”

“今天好像有点冷。”

蓝思追默默看了看外面的骄阳。

“曦臣,金光瑶呢。”

“赤峰尊啊,金光瑶去那边了。”魏·助攻·无羡指了指金光瑶离开的方向。

“多谢。”



——TBC.——

阿,怎么成欢脱向了。

绿枝

番外1

01

晓星尘回到了义城,虽然不及当年的繁华,但也好歹比薛洋在时好多了。

推开木门,依旧是那番景象,记忆如潮水一般冲了上来,晓星尘却轻轻勾起了嘴角。 上辈子,最开心,最痛苦的日子都住在这里,连自己死,也是在这里。那甜腻腻的声音,愤怒的声音,嘲笑的声音一直响起。他,到底是什么模样?

晓星尘自顾自的收拾的房间,当年干干净净的房子已落上一层厚重的灰,听闻,薛洋在自己死后一直守在这里,将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。晓星尘如果早一点发现薛洋的心思,早点明白自己的心意,也就不会做出傻事,也就不会失去薛洋伤透了薛洋。

大门被打开,一抹黑色的身影冲了进来“小师叔,好久不见啊!”

“无羡,还有含光君,泽芜君,还有……三毒圣手?”一抹紫色的身影傲立在外,一脸的不情不愿。

“小师叔,我们看你这不是等薛洋等的辛苦嘛,所以拿来金家最好的宝玉,你也知道,金家的财富可不是盖的啊。顺便给薛洋传送灵力。”

江澄皱眉“谁要给薛洋输送灵力。”

“哎哎哎,师妹,你帮小师叔找了宝玉,却一脸不甘不愿,你这不是傲娇嘛。”

蓝曦臣只是轻轻笑了笑,扶了扶江澄的腰。江澄一个眼刀射过去,径直走了进去,耳尖却变了通红。今天的晚吟依旧这么可爱,不行,要雅正。

“那,无羡,麻烦你们了。”晓星尘呼出一口气,心中满是轻松。 魏无羡轻轻将两块五摆放在红木桌子上,稍稍吹奏渡魂一曲,魂魄便成功的引到另一块玉中。蓝曦臣,江澄,蓝忘机,晓星尘四人围成一圈便开始输送灵力。

02

“多谢了。”

“小师叔,客气了,都是一家人?”

晓星尘看了看江澄,又看了看蓝家二兄弟,一脸疑惑“这不嘛,你是我小师叔,而含光君是我道侣,大哥是含光君的大哥,也就是我的大哥,师妹又……”

江澄冲过来捂住魏无羡的嘴“魏婴,你给我闭嘴。”

“江澄,你激动什么嘛。师妹又和我是同师门,所以怎么不是一家人。”

四人只见江澄的脸变得通红

“今天的晚吟好可爱,怎么办,雅正要没有了”——蓝大os

“魏婴被大嫂碰了,被大嫂碰了,好生气哦,可是面瘫人设不能破”——蓝二os

“师妹干嘛脸红,在线等,挺急的”——9魏无羡os

“呵呵,我想我明白了什么,真是一口狗粮”——晓星尘

“啊哈哈哈,今天的天气挺好的。”江澄明晃晃的看见天空一片乌云,今天的我脑子又被仙子叼走了。

晓星尘首先打破沉默“嗯,我去弄些吃食吧。”

“不必了,小师叔,我们出去转转就可以了。”

五个大帅哥就这么明晃晃的在义城逛了起来“二哥哥,二哥哥,有狗啊。”魏无羡直接跳上蓝忘机的身上。

“呵,魏无羡,这是只小奶狗啊。”魏无羡只看见江澄一脸慈爱的,对,没有问题,一脸慈爱的摸了摸小狗的头,小狗蹭了蹭江澄的手。咔嚓,江澄脑子里面的弦断了。

“啊啊啊啊,莲花坞要有狗了,师妹会不会开始不让我进莲花坞。”——魏无羡os

“总感觉有人(错)要争宠?”——蓝大os

“你就叫花花吧。”江澄一脸慈爱,魏无羡一脸惊恐,蓝曦臣雅正的微笑(忽略嘴角的抽搐),蓝忘机一脸冷漠,晓星尘断了微笑。

最后,花花成功的被带了回去。

03

“糖葫芦哎,又酸又甜的糖葫芦哎,不好吃不要钱哎。” 晓星尘望着糖葫芦不住的愣了一下“阿洋。”

“道长,阿洋要吃糖。”

“道长~道长~”

……

“小师叔?”

“无羡,你们先走吧,我还有事儿要办。”

“好吧,小师叔你小心。”魏无羡依旧挂在蓝忘机的身上。

到糖店里,晓星尘望着满满的糖果,心中柔情万丈,不觉的笑了起来“店家,这些糖,都给我来一些。”

心满意足的抱着一大堆糖回去,阿洋一定会喜欢的。 想到这,晓星尘嘴角的笑又多了一分。

“小师叔……薛洋,不见了。”

——TBC.——

好不容易来得到fo一个个又要走了

立马拿起手机一个万米冲刺

〔曦澄〕绿枝

16

   翌日醒来,江澄只觉得身上清清爽爽,一点也不黏腻,想起昨晚的事儿,江澄觉着不可思议,若不是身后的痛提醒着他,他真的会觉得昨晚只是个梦,看着手腕上的抹额,江澄难得笑了。

   蓝曦臣一进来便看见江澄盯着抹额傻笑,心里只觉得晚吟真好看。为何自己当初就没动情呢?

   “晚吟,来。喝点粥,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吃其他的。”

   江澄立马扳回脸“嗯。”一发声音却发现自己嗓子哑的厉害。如果忽略掉耳尖那潮红,怕是很凶恶。

   “你昨晚说的可是真的?”江澄还是有点不信,小心翼翼的撇向蓝曦臣,却对上了他的眼“晚吟莫不是不信我,那好,过几日,我便来江家提亲。”

   “什么?要嫁也是你嫁。”

   “晚吟说什么便是什么。”蓝曦臣望着江澄,满目柔情。

   “江澄,江晚吟,你很好,我心悦你。”

——end——

第一次写文就这么完结了,第一次写文就开车了,羞涩。

应该有番外的

〔曦澄〕绿枝

15

车车车

新手开车

https://m.weibo.cn/5469895769/4126087245889930

〔曦澄〕绿枝

13

    晓星尘慢慢睁开眼,许久没见光的眼受不了此时窗外的光,不忍的退缩了一下,晓星尘伸出手挡了一下光。却突然愣住了,这,自己这是看的见了么?

   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。”晓星尘望着自己完好无损的双手,并没有剑伤的胸口,和这陌生的环境,自己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 “晓道长,你醒了?”蓝思追端着一盆水踏进了房门“晓道长,这里是云深不知处的客房,魏前辈给您换了肉身,所以才多昏睡了一月。”

    晓星尘疑惑的看向蓝思追“嗯?肉身?我这是重新为人了?那?”刚想说出那人的名字,却想起死前的事儿来“也罢。”

   “晓道长是想问薛洋么?”

   晓星尘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 “魏前辈说,薛洋的魂魄找不全,所以鬼女并没有将薛洋化成凶尸,所以……”

   “那他是没救了?”晓星尘不知为何自己要问出这句话,只是,很久没听见他那甜腻腻的声音了,是……在想他么?

   “并不是,魏前辈说可以用上好的美玉来养魂魄,待魂魄成熟时候,玉便可以成为肉身。只是,薛洋生前作恶多端,所以魏前辈并不准备将他渡到玉里面,准备送他进轮回,如果我没记错,现在就应该开始了。”

   “什么?带我去,不可以,不可以。”

   “晓道长莫着急,我这就带你过去!”

   魏无羡这里刚开始准备送薛洋走,晓星尘后脚就来了。

   “无羡,不可以。”

    “小师叔?”

    晓星尘皱着眉头看着桌上的锁灵囊“无羡,可否帮师叔救救薛洋?”

   “可是他……”

   “你大可在魂中抽去他的功力,我想,我终究是舍不得弃了他。可否帮帮师叔?”

   “抽去功力,这也可以。我尽力而为吧,师叔。” 晓星尘寸步不离的看着魏无羡取出蓝家上好的美玉,蓝思追心里只想:这下,蓝先生又要被气惨了。

   “师叔,这块玉你可要保管好,我也不清楚究竟什么时候他会复原,但是,记忆越多的地方他也就恢复的越快。”

   “多谢无羡了。”

    三日后,晓星尘带着玉开始向他们所待的义城前去。

14

   “无羡,这已经三个月了,为何江宗主还未复原。”

   “大哥,这,得看江澄他自己了。云梦莲花坞灵力甚好,应该是过不了一月便可以复原,但,这已经过了三月,大哥,你,可否前去看看江澄?”

    “也罢。我前去看看就是了。”

……

   “舅舅,你都复原了,为何还是不愿意告诉魏无羡他们啊?”

   “哼,为何告诉他们?”

   “舅舅,你可不知道,思追给我说泽芜君可是挂念你许久了。”

   “有何好挂念的。我吃的好,睡得好,身体好,不需要他挂念。”江澄正准备离去却突然转过身“你什么时候和蓝思追那小子那么近了?”

   “这,舅舅,我……”金凌不住的红了脸。

   “哼。”

    金凌刚出大门便看见了蓝曦臣“泽芜君,舅舅他在莲花坞去了,你可以直接去莲花坞寻他去。”

   “多谢金宗主了。”

   “泽芜君,我小叔他……”

   蓝曦臣笑了笑“被大哥接回去了。”

   “哦……啊,什么?”

   蓝曦臣随着侍女的指导来到莲花坞内,未想到莲花坞里面的莲花竟然是如此好看。看着洒落在岸边的紫色衣服,蓝曦臣朝水中望去,只见江澄身着里衣,扎着高马尾,浮在水面上,偶尔翘起白皙修长的腿,轻点水面。

   江澄游到蓝曦臣身边,从水中起来“没想到堂堂泽芜君居然会偷窥一男子戏水。”

——tbc.——

晚吟你会被吃的

没错,晚吟要被吃了!

金凌助的一手好攻!

〔曦澄〕绿枝

11

   江澄被金凌扶着坐在树干旁,金凌已经哭花了脸“金宗主,别哭,我这里有止血散。”

  “那你磨蹭什么,没看见我舅舅流了这么多血么?”金凌此时已经顾不上江澄所说的家主风范,他现在只知道自己的舅舅很疼,拿着止血散的手也不住的抖动。

  “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?我还没死呢。”

  “舅舅……”金凌听着这句话,心里更加的委屈了“都是金凌不好,金凌不够能干,害得舅舅成了如今这幅模样。”

   江澄不再去看金凌,转头望向鬼女的方向“你是如何复活他三人的?”

   “哈哈哈哈,没想到还有人注意到这个问题,我是鬼女啊,专修鬼道之人啊,复活这几人都是小事情。”

   “可是你终究复活不了他。”鬼女听到这一句话转头看向江澄。 “我怎会去复活一个负心汉,这世间就没有一个好人,我只是杀了几个负心汉而已,却被世人传的浩浩荡荡的,真是可笑,人这玩意儿,信不得,也原谅不得。”

   “像你,江澄,你为世人除去魏无羡,世人却说你忘恩负义杀了亲兄弟,你冷血无情。你为救魏无羡被化去金丹,世人却说你是自找死路回去寻你父母的尸身。你因照顾金凌而放弃娶妻,世人却说你是凶神恶煞,所以取不了妻。你看,你所做的都是好事,为何世人却这般说你,都是因为这世间之人都是恶。这世间所有的男人都是负心汉!”

   魏无羡被蓝忘机揽在怀里,默默安慰这魏无羡此时受惊的心里。

   “可惜你永远都遇不了像江澄这么好的人!他为了兄弟心甘情愿,为了至亲心甘情愿,而你,始终怀恨在心,所以,你成不了江澄。”魏无羡愤怒的吼到,江澄的好他是清楚的,他不忍鬼女竟然拿江澄和她自己相比较。

   “冥顽不灵!”鬼女伸出手冲向江澄,被蓝曦臣一瞬打开,蓝忘机也冲了上去,和鬼女撕扯,朔月出剑,从背后攻击鬼女,鬼女却迅速移开,朔月冲着金凌飞去,魏无羡因这幅身体不能动弹,看着朔月飞向金凌,却被紫电狠狠拦下。

    而鬼女趁着蓝曦臣不备,背后攻击,蓝曦臣迅速失去了战斗力“魏无羡,拿着三毒,从背后,刚才那一招用尽我的灵力,你待蓝忘机攻击他的正面,然后从心脏穿过去。”

    魏无羡拿着三毒,看看虚弱的江澄,再看看鬼女,点了点头。

    蓝忘机用着忘机琴牵引着鬼女的速度,同时用剑攻击鬼女。当鬼女用尽全身力气攻击蓝忘机,魏无羡冲了上来,三毒插进了鬼女的心脏,江澄看着时机,和剑融为一体。

12

   魏无羡看着紫色身影化为剑身,愣住了。蓝曦臣拿着三毒的剑柄使劲拔,却毫无用处。

   鬼女弹开了所有人,仰天长啸,因为剑的原因,整个身体迅速老化,最后灰飞烟灭。

   金凌爬了过来,泪水不住的流下来“舅舅,舅舅,舅舅,阿凌错了,阿凌会听话,会好好读书,会好好处理家事,舅舅,你出来,你出来。”

    魏无羡畅声大哭“江澄,谁让你做老好人的了,你回来,你又骗我,你又骗我。”

    蓝曦臣看着那抹紫色消失,整个心开始空落落的,明明心里难过的要死,可是为何哭不出来。

   “舅舅……你为何就这么走了,舅舅……”

   “无羡,引魂,快,引魂。”蓝曦臣已经顾不上雅正了,冲着哭的死去活来的魏无羡喊着。

   “对,对,对,陈情引魂,引魂。”魏无羡慌里慌张的掏出陈情,吹起陈情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。

    一曲终了,魂也引进了锁灵囊,魏无羡破涕而笑“还好,还好,魂还在,金凌,别担心,等我回去将魂渡进莲花中,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化形了。”

    金凌抱着三毒转身“真的?”

   “真的。”

    金凌也止住了眼泪,破涕而笑。

   “好了,将大哥,三弟还有晓道长送到云深不知处。”

……

   回到莲花坞中,魏无羡将锁灵囊放在亭子中,蓝忘机守在一边盯着魏无羡拿出陈情,开始渡魂,紫色的魂随着曲子渡进中心一朵开着正盛的白莲之中,只见魂刚进花中,白莲便成了紫莲。

   “二哥哥,终究我是还不起江家的。”

   “我陪你。”

——tbc.——

要完了~

绿枝

09

   江澄,一个桀骜不驯的男人,强大却又令人心疼,年少死爹,死娘,死阿姐,连最好的兄弟也终究死去。他不信他会死去,陪伴着阿姐年幼的孩子长大,等着那个不会再回来的人,就这样等啊等,莲花开了又谢,谢了又来,春去秋来十三载,就守在同一个地方,等着一个不知踪影的人。

   最后,他等回了他,得到的不是他所发下的承诺①,而是一句“这些就当还你们江家的吧。”

   他笑了,他哭了。

   “魏无羡,你还的起么?”

   江澄抖了一下,缓缓醒来,杏目中还有些刚醒来独有的朦胧,削弱了眉眼里那份刻薄。

   “江宗主,可睡得安稳?”蓝曦臣弯下腰盯着江澄的杏目,眼中滑过一丝惊艳。

   江澄则是不好意思的偏过了头“还好”却不知已经红了的耳尖暴露在蓝曦臣的目光中,蓝曦臣刹那觉着江澄可爱。

   “蓝宗主一夜未睡,还是休息一下较好。”

   “有劳江宗主帮忙守一下了。”

   究竟什么时候对他有非分之想了,是年幼时见他的温润儒雅,还是相处时点点心悸。怕……是很久很久了。

   ……

   “哈哈哈哈哈,啧,这几位公子好生俊俏啊,不如你们留下来陪陪我,咱们一起快活在这世间?”刺耳的女声响起,金凌等小辈忍不住这种刺耳的声音,纷纷捂住了耳朵。

   只见一身红衣女子翘着二郎腿坐在弯了的竹尖上“呦,这里还有我的同道之人啊。”女子的红眸盯住了魏无羡。

   “鬼女?”

   鬼女跃身而下,一袭红衣煞是引目。“原来是乱葬岗的主人,夷陵老祖啊,不过,同道之人何必找同道之人的茬子呢。”

   “不如弃了这些人,和我一起共夺了这天下。”

   “算了吧,你没我二哥哥长得好看,也没有天天的能力。”

   “哈哈哈……啧,这小哥长得合我口味,我喜欢。”鬼女的目光赤裸裸的盯着江澄,惹得他一身鸡皮疙瘩“这小哥藏的事儿可真多啊。”

   “看什么看。”江澄不禁皱起了眉眼。

10

   “夷陵老祖,要不要听听你这好兄弟心中藏了一些什么啊。”

   魏无羡一看这家伙有这本事,又对师妹心里面装着什么秘密好奇,所以不禁点了点头。

   “嗯,我喜欢和魏婴在一起的日子,虽然他很缠人。”

   “魏婴说好扶持我,却弃了我。”
  
   “金凌很听话。”

   ……

   “心悦蓝曦臣。”众人不禁呦了起来,魏婴和江澄却皱起了眉头。

   “不许再说了。”江澄眼中冒出一团火。

   “我的金丹其实是为了救魏婴才被化掉,可是他却把他的给了我,谁想要他的,他还说这颗金丹是还我们江家的,他还的起么?”

   “小哥,心里有这么多事啊。”

   “江澄……”魏无羡只觉得心里一痛,他当初居然那样子对江澄,还对他说弃了吧,还说还他们江家的,魏无羡啊魏无羡,你,你还的起么。

   “哼,不需要你还,你和江家本就十三年前就再也没有瓜葛了。”

   蓝曦臣只觉得心疼,心疼,心疼,江澄是怎么撑过去的,如果今日不是鬼女说出来,看来,众人还是偏向魏无羡多一些,世人多说三毒圣手多恶毒,夷陵老祖改邪归正,用金丹救了好友,好友却要断绝了他们的关系。多是批评江澄的,为何江澄却一字不愿透露,谁说江澄恶毒,手段残辣,可如今他认识的江澄,却是为了兄弟,再大的苦打碎牙也要吞进去。江澄,多好。

   “一直都是我自欺欺人。”魏无羡一直在蓝忘机的怀中发抖,一直不愿意仔细去想江澄那时候得有多崩溃。

   “鬼女,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江澄皱了皱眉头,不愿意看到周围人的低气压。所以选择忽视。

11

   “我要……你们的命啊,哈哈哈哈。”周围涌上来一大波走尸,其中竟然有晓星尘,金光瑶和聂明玦。

   “魏无羡,别瞎矫情了,蓝曦臣,你记住,这些是走尸,不是你的兄弟。金凌,别碰金光瑶。”

   魏无羡晃了晃头,盯着这群走尸“江澄,聂明玦,金光瑶,和小师叔头顶有钉子,拔出来便可以让他们恢复神智。其他的走尸交给我们。”

   江澄仔细寻找那三人的位置,可是,又因为走尸太多,也不是很容易寻找的到的。“江宗主身后。”

   江澄一跃而起,顺利的拔掉了聂明玦头顶的钉子,同时,蓝曦臣将晓星尘的钉子也拔了下来,聂明玦和晓星尘同时倒地不起。

   “金光瑶,金光瑶,不能让他找到蓝曦臣。”

   江澄一把抓住金光瑶准备飞过去的双脚,用紫电将他甩飞了出去,蓝忘机奏琴,魏无羡吹箫,二人控制着走尸的速度,所以江澄毫发无损的取下来金光瑶的钉子。

   “噗”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鬼女舔了舔手上的血“啊,真可惜,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喜欢的,但是,对不起啊,你和他的味道真的太像了。”

   “舅舅……”

   “江澄!”
 
   “江宗主。”

   江澄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慢慢滑了下去,走尸也越来越少了,江澄的血流的也越来越多。

   “江澄……你不会有事的。”




——tbc.——

①承诺:魏无羡曾经说过,你当宗主,我便一直辅佐你。

【曦澄】你嫁衣如火

·听了小曲儿的歌,莫名很有感觉

·是一把刀子吧……




   “江澄,大哥找到了。”魏无羡轻轻推开房门,只见的江澄慌慌张张藏了什么东西。

   江澄暗淡的眸子一亮,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“真的?”蓝曦臣自半月之前就没了消息,都说他命不保,你看,他不是回来了么。

   “他还好么?瘦了没有?”

   “江澄……你还是自己去看看吧。”

   江澄身着紫衣,在一群白衣中格外刺眼,他不明白,为什么一向爱穿黑衣的他居然难得换上了白衣,江澄仿佛知道了什么,可是却不愿意深思。

   蓝家小辈主动给江澄空出一条道路,江澄一眼便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那人,轻轻走过去,跪在他身边,沉默不语。

   “江澄……”

   “嘘,别说话,你看他都累了,都不会房间就睡了,别吵到他了,不然我跟你急啊,魏无羡。”

   “蓝曦臣,你看,你衣服都脏了,干嘛不回屋换了,你最爱的白衣啊。你怎么瘦了这么多,是不是外面的做的不好吃啊,给你说了什么都比不上身体,你就是不听,你看,瘦了这么多,抱着都不舒服了。”

   “你看,不好好吃饭,摸着手都是冷的,你好好睡哦,我不会让他们吵着你的。”

   蓝家小辈都禁不住默默流下了眼泪,连魏无羡那样子也控制不住。看着江澄一眼温柔的抱着蓝曦臣,魏无羡更控制不住他的眼泪了,江澄始终不愿意相信事实。

   江澄掰开蓝曦臣紧握住的手,只见的一张布条和个一个破碎的银铃:晚吟,莫哭。

   你看,这个人,嘴里说着喜欢我,却让我这么心痛。①

   蓝曦臣的葬礼还是办了,第一次身着白衣的江澄跪在蓝家祠堂已经三天了,滴水不进,魏无羡看着江澄也是心急。

   “师妹,你还是吃点吧,江家可是还需要你!”

   “师妹,你这样大哥是不会放心的。”

   “师妹,师妹,师妹……”

   “魏无羡,你看,这个人多坏啊,明明说着爱我,可是却让我这么难过。”江澄是笑着的。如果忽视了他眸中的水光。

   江澄说完话,走回蓝曦臣的房间,驱走了魏无羡,穿上了蓝曦臣为他定制的红衣“晚吟,等我回来,我们就结亲。”

   朱红薄唇,轻洒粉黛,头顶凤冠,身着嫁衣“蓝曦臣,你看,你喜欢么。”

   魏无羡来到房间,原本想给江澄送点吃的,却发现哪里都没有他的踪影,到处寻找,终是不见,魏无羡心头的不安油然而生,头也不回的朝山顶奔去。

   在山顶,江澄一身嫁衣,身后的晚霞像是被嫁衣灼伤出来的颜色,异常亮目。

   “江澄,你要干什么!!”

   “魏无羡,我等了你十三年,你却头也不回的走了,好不容易来个蓝曦臣,他也走了,我什么都没了,金凌也长大成人了,我也完成了阿姐的夙愿,活着太累了,我不要了。”

   “江澄!!!!”在魏无羡的哀嚎中,江澄消失在山顶“江澄,不要……”

   最后一眼中,魏无羡看见了江澄的笑。他觉得,这世上,没有任何人着嫁衣会比江澄的好看。

你嫁衣如火灼伤了天涯。

——end——

①出自南康白起。

绿枝

·这一章脑洞严重

06

   江澄挥动紫电,刹那破了迷雾,只见其他人正紧张的盯着他“江澄,你没事吧?”魏无羡轻指江澄苍白的面庞。

   “我……见到了阿姐。”江澄眼神也不再涣散“金凌呢?”

   “江宗主,从迷雾开始,我们便再也未见金凌。”蓝思追藏在袖口下的手也在发抖:阿凌,你可别有事儿啊。

   江澄背靠大树慢慢滑了下去“怎么办,怎么办,金凌不见了,我该怎么向阿姐交代。怎么办,都怪我,都怪我,没照顾好金凌……”江澄眼神开始涣散,谁也不明白他在想着什么。

   “江宗主,你别着急,大家都是被心中心魔所支配了,也许金宗主过不了多久,过了心魔就可以出来了。”蓝曦臣不愧是脾气最好的,哪怕这时候也是保持着微笑。

   “过心魔?金凌才多大,从小失去爹娘,他怎么不会贪恋于那里,你我都是青年时期遭受重创,那个年纪本就明白事实,不会沉迷,金凌遭受重创之时才五岁,你让他怎么走的出来?”

   魏无羡的身体不住的抖动,蓝忘机见状轻轻地把爱人搂进怀中。只有魏无羡自己才知道自己差点在心魔中走火入魔。

   “阿婴,阿澄只是和你闹着玩儿而已。”

   “阿婴,我刚做了莲藕汤,你来尝尝啊。”

   “阿婴,那晚怎么走的那么快,我都还没来得及喊你,都不见了。”

   “阿婴……”

   “魏无羡,如果你执意要保温家人,那我就保不住你。”

   “还我们江家的,呵呵。”

   “魏婴,一定要保护好江澄。”

   ……
   “魏无羡,你永远也还不起江家的。”

   “婴,婴,婴……”魏无羡深吸一口气,对上了江澄涣散的目光“江澄,我有一方式,就是渡魂,引入一人的魂魄去寻另一人,可是……”

   江澄的目光也重新聚集起来“可是什么,你倒是快说。”

   “成功率只有四成。”

   “无妨,有总比没有的好。”

   “我去吧。”魏无羡自告奋勇

   “哼,你有脸去么?”

   魏无羡整个人愣住了,也是,他怎么好意思去见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呢。

   “江澄,你别过分了。”蓝忘机可忍不住了?

   “江宗主,你的灵力不济,还是别去了。”

   “我去吧。”蓝思追站了出来“江宗主,我与阿凌是好友,而且我会清心咒,我会将阿凌带回来的。”

   “那可……”

   “好。”

   江澄刚想讽刺蓝思追一通,却被蓝曦臣抢先一步“思追,凡事别硬撑。”江澄瞪大了杏目,一脸不可思议。

   “大家将思追围在中央,等到铜铃响的时辰,输灵力到思追的身上。”

07

  
    放眼望去,满池荷色,煞是好看。蓝思追走在红棕色走廊上,蓝白相间颜色在这片空间中很是明显。

   “哈哈哈……”远处传来了孩童一般的笑声,回荡在莲花坞之中“这?是阿凌的声音?”

   “阿凌……”

    只见得走廊尽头的亭中,紫色身影,金色身影,夹杂在一起,一家人有说有笑,其乐融融“这景象,也莫怪阿凌会沉迷。”蓝思追轻轻摇了摇头,看来,想带阿凌回去可是难得很啊。

   “阿娘做的莲藕汤可真好吃啊。”金凌塞了一大口莲藕进嘴中,腮帮子鼓鼓的,消去了平时的傲娇,也是好不可爱。

   蓝思追一瞬间不想去将金凌带回去了,梦境太美,好过现实多许,若能存在于梦境中,蓝思追也挺愿存于梦境之中。可是,现实终究是现实,不将金凌带回去,江宗主不能原谅自己,含光君,泽芜君也不会原谅自己,魏前辈更是会对自己失望的,最重要的——他自己会永远不能原谅自己。

   思及至此,蓝思追也不再犹豫,冲着亭子方位快步移动“阿凌,阿凌……”

   金凌迷茫的转过身,看见一脸慌乱的蓝思追“思追,来来来,我给你介绍介绍……”

   “阿凌,别沉醉了,这只是梦境。”

   “思追,你别开玩笑了,我要生气了。”

   “阿凌,就算这里再美好,你也不可以沉迷啊!”

   “蓝思追,你别废话了,还请你回云深不知处去。”金凌面容上露出了不悦的表情,甩甩衣袖,转身准备离去。

   “阿凌,可否带我去参观参观。”蓝思追拉了拉金凌的衣袖,金凌也不忍,随即说到“好!”

   “这儿,是温家人毁了莲花坞重新修建的,这棵杏树并不是原来那棵,原来那树已经被火烧了,而这棵,是舅舅到处寻找,寻到的。”

……

   “还有这里,是江家祠堂,我在这里不知道被罚跪多少次,每次都是我抱着爹娘牌位……”一瞬间金凌不再说话,愣住在原地。

   “阿凌!你都清楚事实,为何还不回头。”

   “蓝思追,你别废话了,你走吧,我不想看见你。”

   “阿凌,你出不来,魏前辈得多伤心,江宗主该怎么办,他只有你一个血缘之亲了,你难道还想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?还有我……你让我可怎么办。”

   金凌眼中饱含泪水,蓝思追悄悄凑了上去,火热的唇贴上了冰冷的唇。蓝思追失去意识前看到金凌一滴泪水滑落了下来。

  

08

   “思追,思追,醒醒,思追……”

   蓝思追意识慢慢清醒过来,身旁则是众人担心的眼神“江宗主……”

   “你说过会将他带回来的,你说过会把他带回来的!!”江澄眼神涣散,紫电像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悲伤,滑过一丝丝光芒。

   “我……”

   “舅舅……”金凌从幻洞中走了出来,眼中满是疲惫。

   江澄不顾众人惊讶的目光,将金凌揽进怀中,感受他身上的味道“还好你没事。”

   “舅舅,我见到阿爹阿娘了……”

   蓝思追的目光与金凌的目光相对了起来,两人皆是红了脸。魏无羡os:总觉得自己养大的儿子开始拱白菜了。

……

   寂静的森林中,一群人围绕在火堆旁,唯独江澄一人独自靠着树干,若有所思。

   “今天大家也见识了心魔的厉害,也看见金宗主差点回不来,入夜了大家也好生休息,今夜由我来守夜。”

   “兄长不必,我来守就行。”

   “无妨。”

   众人调整了心态,分别围在一起准备入睡。蓝曦臣坐在火光前翻弄着火堆,隔着火堆看了一眼睡着了的江澄,这一看,便再也挪不开眼神了。只见江澄一腿伸直,一腿弯曲,手搭在弯曲的腿上,静静地靠在树干上睡着了,只是那紧皱的眉头让人感到心累。

   “究竟是什么把你修饰的这么令人陶醉。”蓝曦臣慌了一下神,发觉自己在想什么,忍不住开始乱了心神。

——tbc.——

本来觉着一天一更,结果……卡了
可以将就着看么。